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男子借幫社區完成獻血指標之名組織賣血

发布时间:2019-11-08 20:41:00

男子借帮社区完成献血指标之名组织卖血

于某找到社区居委会,自称能联系到一批人帮其完成义务献血指标,而他的真实目的是为了从献血者身上盘剥抽头昨天上午,于某二人被控非法组织卖血罪在朝阳法院受审据悉,社区发放给献血者的500元补助,经过血头的盘剥,每人只能得到200元

医院离职 保安改当血头

于某和刘某都是外地来京无业人员,均为小学文化程度据指控,去年6月20日,刘某在海淀区红十字血液中心,非法组织田某等两名男子献血同年7月9日,于某在朝阳区西坝河柳芳北里社区,通过刘某非法组织田某二人进行献血活动,且通过霍某、柴某(另案处理)等人,非法组织贾某等16人献血后两名被告人被当场抓获

首先受审的于某说,他于2013年3月曾在中日友好医院当过保安,认识了靠组织卖血挣钱的李某等两名男子,对方称如果知道有地方组织献血就告知一声,他们可一起从发的补助款里挣钱“我也献过五六次血,每次都有营养补助费,我觉得献血有利可图”得知这条挣钱途径后,于某听说医院附近的西坝河柳芳北里社区组织献血,便打过去询问,还称不少朋友和同事也愿意去献血,“居委会的人说,当年的献血指标已经完成,让我明年再过来”

上招人 献血现场被擒

去年7月,已经失业的于某得知该社区又在组织义务献血,每名献血者补助费是500元于是,于某找到之前认识的李某二人,商量一起找人去献血,按每人200元费用先发给献血者,之后再由于某从社区把补助费领出来,几个人一起分于某随即找到社区有关人员,称手上有想献血的人,把补助的钱给他不过,对方告知要献血者本人持献血证、签字才能把钱领走有关人员告诉于某需要找十六七个人于某便开始通过各种途径寻找献血的人

于某等人通过群、发放小广告以及人拉人等方式四处招募卖血者某天,于某到北京电影制片厂门口准备兼职群众演员时,偶遇两名年轻女子,说起义务献血能给补助费,两女子欣然答应

而另一名被告人刘某就是看到上小广告后,主动找到于某于某报给刘某的献血价格是每名献血者200元,献血量是200毫升,按人头给刘某每人提成100元,于某本人则提50元去年7月9日,于某通过刘某等人找来的16人在柳芳北里社区献血时,警方接到线索赶到现场,将于某等人抓获归案

社区喊冤 错认血头

据时任柳芳北里社区文教主任赵某说,他于去年7月任职在接手工作前,朝阳区给每个社区下达无偿献血15人、备用7人,总计22人的献血任务上一任主任王某交接工作时曾说,如社区没有这么多献血者,可联系于某并提供了号之后,赵某致电于某,让对方带16人过来献血,献血合格后,他将按人头给于某每人500元慰问金及一把血站提供的雨伞慰问金本应发放给献血者本人,不过于某说他会把这些钱先垫上,让赵某事后直接把慰问金交给他

而前主任王某承认,于某曾打来自称是中日友好医院保安,说医院有愿意献血的人,都是医院护工和保安,还留了,自己在交接工作时就告诉赵主任,如果社区献血人数不够就找于某

请求轻判 老母卧病

检方认为,两名被告人违反国家献血规定,未经卫生行政主管部门批准,非法组织他人出卖血液,应当以非法组织卖血罪追究刑事鉴于二人具有从轻情节,检方建议对于某判处10个月至1年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判处刘某6至8个月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于某的辩护人指出,于某二人组织献血的血液中未发现有病菌,未造成不良血液进入血库,其行为未造成严重危害性于某家庭困难,母亲患病常年躺在床上,父亲因在家照顾无法外出打工,于某是家庭的唯一经济来源,希望能对其从轻处罚法院将择日宣判

晨报 颜斐/文

首席摄影 吴宁/摄

(原标题:血头社区揽活 雇人献血被抓)

:SN182

生物谷
生物谷
生物谷药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