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我的魔物娘军团 第223章 221 你们的信仰一文不值

发布时间:2019-12-04 10:30:15

我的魔物娘军团 第223章 221 你们的信仰一文不值

“他当初生下我……不不不,应该説是找不同种族的母亲代孕生子,以便将来做实验的时候。免费门户{首发}他便开始了自己的计划。不仅仅是兽人,他找了很多种族的女性、雌性、母的甚至是无性别的进行繁殖。有的实在是太差劲了也就没有选择,我甚至看到了几只双头食人魔——那是我同父异母的兄弟。他们修习术士的技能,与我一同成为了术士。值得一提的是我作为优秀的儿子脱颖而出,并没有被当做垃圾处理掉——因此我有机会杀掉了那头巨龙,嗯……和你杀掉的那只傻吊巨龙不同,我所杀的是上古巨龙。”説到这里,古尔丹甚至有些怀念的摸了摸自己手中的骷髅——或者説是骨头更为合适:“当初我生在部落里,以兽人的教育方式教育。同时我还有一个兽人兄弟则是生下来就被抱走了,我们两个作为两个个例实验体。后来我赢了,因为我比他坚强。兽人的坚强让我活了下来,这一diǎn倒是唯一值得庆幸的……嗯,哈哈哈哈……”

低沉的笑声再次响了起来,这次多了几分诡异。

“没想到啊,你的童年和我差不多?”赛博坦感叹了一声。

“?你也是龙裔?”

“不是啊——我是説悲惨程度。”

“……你也有同父异母的兄弟?”

“没,我估计我爸不敢,这种事情他老人家想想都有生命危险。”赛博坦颇为感慨,自己一下子脚踏三条船,似乎这三条船之间还都很和谐。互相之间都有可圈可diǎn之处,这算是完成了祖祖辈辈的一diǎn愿望:“我是説我小时候和你差不多惨,早上起来先被我妈打一顿,打到累昏过去或者打昏过去为止,中午扔到森林里自己找吃的,找到什么吃什么要么被吃掉。晚上自己爬回家,夏天蚊子咬冬天大雪冻。一天被打昏过去几次是没有问题的,在生生死死之间徘徊那更是家常便饭……”

“……”古尔丹愣了一下,看着赛博坦直言不讳的説道:“我童年没你惨,自从当上术士之后我过得还不错,有专门的恶魔服侍我。”

“……”这回轮到赛博坦不知道该説啥了。

“噗……哈哈哈哈——玩脱了吧!玩脱了吧?”大声的嘲笑着,潘达拉贡笑的眼泪都下来了:“我亲爱的,别再説你的童年了,那日子不是人过的好吧?——啊哈哈哈……”

“边去,男人説话女人插什么嘴?去去去去,头发长见识短。”

“你那个金马尾也不短啊,看起来很帅气的啊?”

“……嘶!边去!我要恼羞成怒了!”

“哦?生气啦?生气啦?叫一个给我听听,你打得过我?”

“床上可以!”

古尔丹看着俩白痴夫妻开始斗嘴,他则是不屑一顾的撇撇嘴。

布尔凯索人大酋长+无头骑士的统领之间结婚——这是要逆天么?还是单纯的行为艺术?

其实他是没看到以前赛博坦的长相,否则那就不仅仅是行为艺术了,根本就是乱……呵呵呵。

“你们要吵的话麻烦你们出去。”兽人用手指指着门外:“我还要继续进行我的研究……”

“我看你不是进行研究吧?怎么感觉你在大规模的搞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潘达拉贡回头看了看这术士:“我们都多少年了?你这家伙肯定在干一些见不得人的事!”

“我做的每件事情都见不得人。”

“……这倒也是。那么你最近在做什么灭绝人性的事情么?”

“嗯,直面自己的恐惧,最近正好操纵恐惧的魔王死了,我就趁机弄了diǎn小道具让我能够直面灵魂深处的恐惧——”

“……?啥?”

“大!灾!变!”一字一顿的,古尔丹道:“我重新回忆了三千年前我被吓得瑟瑟发抖的样子,那种场面你们根本无法想象。那在海中翻腾巨浪的恐怖巨龙,比我父亲还要伟大无数倍。那恐怖的爪牙如此庞大,那翻江倒海的模样如此轻松,一颗龙头便几乎令人窒息,它震动天地几乎将整个星球毁灭……他几乎做到了。嗯……这里不得不提一下你的祖宗不朽之王,那丫的根本不是人,唯一一个敢提着剑往前冲的就是他,然后他还真的成功了!不可思议……”

瞬间,古尔丹几乎有回忆起了那种惊天的恐怖扑面而来,那种震撼的场面令其现在手指还在微微颤抖:“那之后我沉默了良久,对于那种可以开天辟地、可以毁灭世界的力量我思索了很多。我认为我也许一生也无法得到这种力量了……嗯,虽然是龙血术士,不过也有极限。你的祖先不朽之王可以终结世界毁灭,却也无法毁灭世界不是么?这就是你们布尔凯索人的桎梏,你们可以杀死一切想要毁灭世界的恐怖存在。而我的桎梏则是如何成为毁灭世界的人……我学习了一diǎn,但是不多。”

説着,古尔丹轻轻抬起了自己的手,面对一片草地默默吟唱了一段自编自导的咒语。紧接着一种不安的气息笼罩着大地,草地忽然炽热的燃烧了起来,大地裂开裂缝,一股股岩浆喷涌而出,半空中劈开时空的缝隙降下了无数邪恶的陨石,燃烧着砸向地面。

虽然整个过程只持续了不到十秒钟,范围面积也仅仅只有上百米“而已”。

但这场面的确令人震撼。

“这便是我‘还原‘的大灾变,那种来自灵魂深处的呐喊与恐惧此刻集合在一起——”

“这不是术士的力量……”打断了古尔丹的话,潘达拉贡眯着双眼一副紧身的模样……抽出了自己的剑?“古尔丹,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上古魔法,我使用了法术位的概念进行操作——不过并不成功。”古尔丹缓缓地説道:“你以为我为什么会接待你们?”

“你以为你现在对我们图谋不轨,你就能活下去了?”潘达拉贡不懈的笑了一下:“我和他杀了你还是很轻松的。”

“杀了我你们会后悔的——再説我也没这个打算。”最少现在没有

,古尔丹裂开厚厚的嘴唇笑了笑,这个远程术士走到了两个近战面前:“我……现在还在害怕,不过三千年过去了,我已近更因为兴奋而恐惧。”

没错,因为兴奋而恐惧着。

“什么?”

“上古的巨龙,它……又回来了!你们现在的战争根本毫无意义,人与人之间的狗咬狗而已。”古尔丹不屑的説道。

“?死亡之翼?”

“不,这次不是他。”

“那是谁?”

“龙裔的指引——这次来的是……”

湖南省中医药研究院附属医院怎么样
上海徐浦医院伍晓倩
云南治疗白癜风医院
云南哪有治癫痫病的医院
山东治疗宫颈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