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吾乃天命之子 第九十九章 醉酒后,第一次!

发布时间:2019-09-24 14:52:04

吾乃天命之子 第九十九章 醉酒后,第一次!

“土肥原,这儿可没人认得你,我把你杀了也死无对证呢。”夏言风露出了残酷的笑容。

土肥原无路可退,一见到马克雷迪那张地狱修罗般的彪悍巨脸,腿脚立刻软了下来,瘫在地上,有如烂泥。他后悔自己太过好赌,竟不带一兵一卒就偷跑了过来,唉……

一阵尖锐无比、响彻天外的惨叫过后

吾乃天命之子  第九十九章 醉酒后,第一次!

,土肥原的小伙伴已被保镖们的尖刀活活切了下来,定在了赌桌之上。失血过多,剧痛难耐的土肥原一把抢过了尖刀,立即切腹自尽了。

夏言风一脸阴笑:“这就是自不量力,到我家赌场来显摆的下场,郭星的走狗。”

他下令将土肥原的尸体磨成肉酱去喂狗,之后便决定跟黑色惠两个去酒吧好好庆祝一下今日消灭土肥原之喜,来个不醉不归。

难得夏言风今天酒兴高昂,跟黑色惠面对面坐下后便一杯接着一杯的畅饮起来,黑色惠自然也倾力相陪。

然而,黑色惠终究是个浪荡女子,陪酒这种事对她来讲早就是小意思了,论拼酒量,夏言风根本就不是黑色惠的对手。二人把酒言欢不知多久,夏言风早已喝得面红耳赤,神智开始混乱不清,而黑色惠却像滴酒未沾一般,但酒精多多少少还是对她起了点作用。

“色惠……我是不是世上最没用的男人?”酒醉之中,夏言风突然收起了癫狂的笑容,变得压抑起来。

黑色惠摇摇头:“不,言风最好了。”

“别骗我……我……不想自欺欺人。”夏言风醉言,“我没用啊,什么都守护不了。水仙被郭星盯上,我打不过他,报废了全部的能力。还有甄薇……薇儿她也离我而去,我……”

酒后徒伤悲,夏言风捶胸顿足,一瞬间泪流满面。这一回,他的真的喝高了,喝到了无穷的火热,喝出了心酸的悲哀,喝成了他人生的历程,喝尽了岁月的沧桑。

“不,言风是最棒的。你已经尽力了,为水仙而拼命奋斗的身影,我都看在眼里。”

“色惠,别说了!我输了,我一败涂地,我是废物!”夏言风狂野起来。

“言风,你真的不弱,只是缺少了得力的队友才会被他们夹击,不是你的过错。”黑色惠心疼夏言风,她只希望自己能像个贤淑的知性女子一样,抚慰夏言风受伤的心灵。

“哈……哈……哈哈哈哈!”夏言风借着酒劲,发癫似的苦笑,“我的队友?要是郭星的队友是全明星,我的队友就全是小学生!包括你,色惠……”

“言风,对不起……可是,我已经了解你,我已经走进了你的内心,可你却还是不能了解我。”黑色惠低下了头,眼角微微有些许泪花在泛动。

夏言风平静了下来,脑袋开始昏昏胀胀,视线也略显模糊。

“言风,我从小就是个孤儿,我从未感受过家的温暖和爱的味道。我十岁那年,剧组来孤儿院选演员,然后我就被选上了,从此就踏上了一条不归路。”在酒精的催化下,黑色惠向夏言风诉说了起来,“后来,因为我没有家庭背景,没有哪个正规的导演肯收我,幸好那时有人帮我注册上了学,然后我便认识了陆宇森……言风,你知道吗?那时的我有多么单纯!”

“我都懂,你也说过了。”夏言风只是平静的笑笑,然后又灌下了一瓶,神志不清的他咧嘴直笑,“色惠,看似肮脏的你,在我心中却是最纯洁的。水仙会见异思迁背叛我,薇儿也宁愿去天国大陆找什么前世今生的因果,而你现在决不会背叛我而去的,对吗?”

“言风,刚才那些话,我只说给你一个人听。”黑色惠开始尽展放荡之姿,尽管语气很认真,但身体却习惯性地往夏言风身上黏去。

她伸出手,在夏言风滚烫的脸颊上贪婪地摸着:“言风,我一直想找个干净点的男人陪我过一生,我想那个人就是你了。我爱你,言风,我正式向你告白,你会接受我的,对吗?”

黑色惠借着酒兴吻住了夏言风的侧脸,夏言风醉意朦胧地笑了笑。酒醉后的他,哪里挡得住身经百战的黑色惠的妩媚神功?

借酒表白在先辈无数次的验证后,成功率在百分之九十以上,夏言风很荣幸就处在百分之九十的接受表白者之中。

“哈哈,色惠,你对我那么好,我怎么能不接受呢?水仙当初对我那么不仁不义,薇儿也弃我而去,所以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人了!”

夏言风醉醺醺地说完后,竟“扑通”一声跪倒在黑色惠面前,竟伸手将食指间装饰用的三克拉水晶钻戒摘了下来,单膝下跪,作出了求婚的姿态。

“同是天涯沦落人,就是现在,色惠,嫁给我吧!”

“言风……”黑色惠至少还保有一丝理智,她明白夏言风心中有她,这就足够了,而眼下的问题却严峻极了。

她只怕自己接受了,夏言风沉重酒意未醒,当晚就会和她去登记领结婚证书,万一第二天酒醒了,自己保证会被夏言风、水仙甚至甄薇一块儿撕成碎片,所以她既不敢接受,也不敢回绝,只是静静地用暧昧的目光凝视着夏言风。

二就这样僵持着,直到夏言风彻底酩酊大醉,不省人事,黑色惠才向酒吧服务生要求在楼上开间房,扶夏言风上去睡觉。

这回,黑色惠的那点小野心,终于得到了满足!

夏言风醉醺醺地躺倒在床上,满身酒气的他已经意识全无,房中只剩他和黑色惠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夏言风完全成了任由黑色惠摆布的羔羊,黑色惠岂能放过这个天赐良机?

她的心扑通扑通地狂跳,她从未如此颤动过,她是在犹豫吗?占有夏言风,难道不是她梦寐以求的最大心愿?眼看这个梦想在今夜就能实现,她还在担心什么?

“我真的……要做对不起言风的事吗?”黑色惠心中一遍遍重复着这句话,但心底仅存的一丝理性终究还是无法抵挡强烈的欲望之火。

她慢慢地解下了身上的衣物,悄无声息地坐到床头,很快将夏言风的身体也脱得精赤条条。

黑色惠小心翼翼地对夏言风做出了不堪之事,夏言风一直没有醒来。黑色惠心存愧疚地享受着今晚自己的一切。

眼前这个男人,多少次拼上性命保护她。占有夏言风?黑色惠原本想也不敢想,他们的世界差了十万八千里,何况还有水仙、甄薇的存在,她心中难免感慨相见恨晚,如果能早一点遇见夏言风,早一点走进他的心里,我就算他的唯一了。

言风,我明明那么爱你,却只能这样仰望着你,偷偷摸摸地做这样的事。对不起,爱你,我无罪,也无悔……

就这样,在这个令黑色惠幸福无比的夜晚,每一丝触碰她都格外珍惜,今夜的每分每秒,都将在黑色惠心间永驻!

等到夏言风酒意微醒,才发现天色已亮,自己正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黑色惠正像只温驯的小猫般睡在他的身边。头疼欲裂的他用力拍打着自己的脑门,对于黑色惠睡在身边丝毫没有讶异。

事实上,昨晚他根本没有喝醉,或者说,像他这样精明的鬼才,怎么可能先被人灌醉?黑色惠的这点小野心,夏言风又怎么会不清楚?

昨晚他故意装出一副酩酊大醉的样子,正是想满足黑色惠这一晚的畅快。设想,一个醉得不省人事的人,又怎么会让对方的不堪之事进行得如此顺利?昨夜,完全是夏言风在配合着她,黑色惠才能如此尽兴,否则便只是黑色惠一个人打发寂寞的自我安慰罢了。

他将计就计,既没拒绝也没拆穿,就这样把自己的身体送给了黑色惠。

酒吧里,他说的都是真心话,他如今真心明白了一切,以及他所追求的自由。他懂得跟谁在一起会快乐,跟谁在一起更自由,哪个女孩在乎他更多。

当他眼中只有泷泽水仙时,他从来没有注意到黑色惠落寞的背影,更听不见黑色惠心中下起倾盆大雨的声音。他没有保持过对一个喜欢自己的女孩子起码的尊重。当他为了救水仙而决定去找郭星拼命时,却未曾发现站在他身后,默默地关心他,为他担忧的黑色惠正泪如雨下。

夏言风坐起身来,深吸了一口气。他微笑着注视起身旁那头安静的小野猫。

泷泽水仙嘛,或许自己从未读懂过她那颗善变的心,尽管自己舍不得去伤害水仙,可跟水仙在一起,他感觉到的只有无尽的压抑。

甄薇么?她的美貌和优雅自然是举世无双,但她心中所眷恋的并不是夏言风这个真实存在的人,而是司马懿,那个遥不可及的前世,一团死了几千年的灵魂!

因此,唯有黑色惠才能让他感受到最自然的快乐。无需压抑,美好的永远是最单纯的。

想到这里,夏言风似乎明白自己该如何选择了。

沧州白癜风治疗费用
六盘水治疗白癜风医院
乌鲁木齐治疗白癜风医院
济南血管瘤医院是医保医院吗
济南艾玛妇产医院是医保定点医院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