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第十三个冬天的轨迹

发布时间:2019-12-05 04:59:14

这是无意中翻到的一篇东西,是我十四岁时写的。关于最初的青春。现在看来,太过颓糜了,不过却也是真实的写照吧。

——题记

有时会埋怨时间走得太快,匆忙之中在心中留下了伤痕。让我每一次回忆时,都于青涩的痛中看到模糊的身影踉跄而过,许许多多的忧伤在这个季节里破土发芽,我仍清晰地记得阳光刺痛肌肤的感觉,像罂粟花般颓废在盛开在温暖之中。

我闭上眼睛,想起第十三个冬天已快要过去了。这样苍白的借口,丝毫阻挡不了悄然流下的泪。记得潮水般泛上心头时,我才发觉值得缅怀的,真的太多了。

于是记得,去年的这个时候,东子会在身边静静的陪我度过无数个漫长的夜晚。

东子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在县里合租了一间不到十平米的小屋,巴掌大的地方除了搁下两张床外,又勉强塞下一个条形桌子,上面堆放着乱七八糟的东西:CD、还没洗的衣服、臭袜子……,而在床底下则搁着几双肮脏的球鞋。这些就是组成我们生活的全部元素。

我母亲那时在北京,父亲工作很忙,因而我有时会跟东子住在一起。东子的父母都在外,东子时常会抱怨说,我总觉得自己跟父母的唯一联系就是那么点生活费。通常我什么也不说,因为我知道说了也没什么用,有很多事情我们无法决定,就像不知道买康师傅的泡面好还是买统一的好。这个时候我们会想让父母来选择,结果却是叫了一声”爸”或”妈”后无人回应,自己又莫明其妙的感伤起来。

我和东子每天低调的生活着:吃泡面、发呆、睡觉。总以为自己还很年轻,有大把大把的青春可以浪费,而错过了又可以重来。

我说,我们除了偶尔会感叹时光似流水般易逝外,生活对于我们而言不过是一碗忘了加调料的泡面。

东子不屑冲我比了比中指,说,这个比喻是土得可以。

不记得是哪一天了,像以前一样,我在离学校不远的铁轨旁等着东子。这里是我们常来的地方。这里风很大,许多个冬日的午后,我和东子就躺在雪地上想很多事情,或者对着某个陌生的女孩吹口哨。

一辆火车扯着呼啸的风从我眼前驶过。我安静地听着铁轨声渐渐远去,而后仰面躺在草地上,想像着自己是一个断翅的天使,背对着阳光快乐地奔跑……

当东子叫醒不知不觉间睡着我的时,我睁开迷糊的眼睛看着他,还有一个女孩。

东子指了指身边穿着白色羽绒服的,很漂亮的女生,说,怎么样?我的女朋友,若。

我咧开嘴笑了。我想我那时时笑得一定很难看。东子不知道,若,是我以前没追到手的女孩。

我眯起眼睛看着东子和若。没去问他们是怎么认识的,因为我觉得这样会显得我很愚蠢,而我却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天才,尽管父亲一直斥我为”天生的蠢才”。我抓起一把雪,转过身朝远处飞去。

我听见东笑着骂了声:”臭小子!”

此后的日子,以一种沦陷的趋势,慢慢失去延续的意义。在别人紧张地学习时,我和东子在不紧不慢地玩着。我写我的小说,他谈他的恋爱,只是与若偶然碰见时,我会感到有些尴尬,于是就匆忙着走掉了,留给对方一个狼狈的身影。这样的日子很平淡,整日懒懒地做着一切事情,以致于心里不舒畅时,我都懒得再去骂什么。

东子告诉我他失恋了时,我正站在楼层的顶端,仰面看漫天飞舞的雪花。

东子说班里有一个”小太妹”叫文,喜欢他,但他喜欢若,于是那个叫文的女孩就在寝室里殴打和侮辱若,并扬言再看见若与他在一起就打断若的腿。

我听他说完这些后,依旧看着我的雪花,它们从出生的时候,就注定成为一场美丽的悲剧。被天空抛弃,又不受大地的包容。它们的生命就只是在飘落的一刹那完成凄美和繁华,而后跌入人间。

生是幻觉,盛大而荒芜,我们只沉浸在空虚里,谁也无法逃脱,不是吗,东子。

我陪东子坐在那里很久,很久。我没想过要安慰他。若和东子谁都受不了那么大的压力。分手了,也就算了。我在想这些的时候,突然发觉自己是如此的丑陋和自私。就像很多年前母亲狠心抛下我去外地时一样,我一直固执地认为,她是如此的自私。

第二天,我见那个叫文的女孩时,她正和一个中年女人吵架。那女人指着文身上穿的紧身薄衣要她换上羽绒服。而后,我看见文在一番争吵后,恼羞成怒,抬手掴了那女人一个耳光。

很响亮的耳光。甚至于无聊的时光中,是一种很悦耳的音乐。

那女人捂着红肿的脸,并没有说什么,她抓住文的手塞给她几张钞票。我看到文的脸上露出极其厌恶的表情,她一扬手,把钱扔在女人的脸上,吼道:”钱,钱,你们除了这些,还能给我什么!”

那女人愣了愣后,哭了。文在一旁冷冷地看着她,不知过了多久,自己却莫明其妙地哭了。

我转身离开,忽然间感到心里很难受。

回到小屋时,东子正躺在床上接电话。桌子上放着他的一张数学试卷, 6分。

半夜起来上厕所,看见东在捂着脸压抑地抽泣着。他的手里,是那张试卷。我无力地握着他的手,问:”你爸妈来电话了?”

东子哽咽着点了点头。

我沉默着,良久蓦然间感到心痛的厉害。我知道的,东子不想让他父母失望。很久以前,我们都有许多伟大的梦想,只是后来都像肥皂泡一样破碎了。

我们就这样紧握着彼此的手,尝试着让对方温暖,却忘记了自己也同样不记得温暖的感觉。

送东子走是在冬天快要过完的时候。

东子的父母给他在南方找了一份工作。他们已放弃了让东子继续学习的希望。东子走的那天,我在铁轨旁送他。我们留下无数记忆的地方。而今却成了离别的车站。

东子说,好好学习,别像我这样。

我点点头,想说些什么,却又默然了。我们就这样望着彼此,直到都流出了眼泪时,东子转身离开了。

我抬首望阴霾的天空,一辆火车从身边呼啸而过。在最后一节车厢驶过后,我忽然明白,第十三个冬天的轨迹失去了延伸的方向。而许多曾经的日子,也都随风飘散在奔跑的途中,永不复还……

共 229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每个人都会有叛逆的青春,叛逆的表情张狂冷漠长满了毒刺,内里却裹着一颗单薄脆弱仓皇而又自卑的心,渴望着父母的关心呵护却又把真实中那样一种没有方法没有能力的爱蹂躏着,沉在叛逆中的心什么都明白却无法掌控一切,难道这一切只能在漫长的成长岁月中一点一点愈合吗,充满了哀伤的文字,让读者陷入沉思,教育的盲点如何才能被心灯照亮,推荐阅读。【编辑:瞳若秋水】【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011091607】

1 楼 文友: 2011-09-16 08:00: 0 看到这写满叛逆的内心想到了当初的自己,想到了正在叛逆的儿子,我们彼此关心,深爱着,却找不到正确表达的方式,不知道如何才能让彼此有一点点的贴近,这是爱的悲哀还是爱的失误呢,应该开这样的一门教育课,给孩子也给成人了走入社会的家长,问好作者。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

回复1 楼 文友: 2011-09-16 21:1 :27 孩子大了总会懂的。

2 楼 文友: 2011-09-16 19:4 :47 这样的文字有一种力量,牵引着读者的情绪。青春的起点,没有准备好的我们是那样无措和慌张,刺猬一样扎伤了所有身边的亲人,又像失群的野兽一样伤痛着。男孩子的成长,注定少不了挫折,需要内伤愈合成痂,才能不再过于敏感,去寻找最需要的自信。向作者致敬! 爱好文学

回复2 楼 文友: 2011-09-16 21:12:40 男孩子蜕变到男人,都是辛酸堆来的。

 楼 文友: 2011-09-17 18:42:41 原来这群留守的孩子比我们那是更懂得寂寞、、、 力求心灵饱满,三寸醉眼、满屋书臭。回首半生历程,一腔热血、两袖清风。

长春银屑病可以治好吗
卓尼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柳州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广州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唐山好的男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