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不灭战神 第十八章 曹浪来袭

发布时间:2019-10-18 02:52:16

不灭战神 第十八章 曹浪来袭

回到家。

秦飞扬扫视四周,看见远伯正坐在湖边的一个阴凉处钓鱼。

他整理了下情绪,笑着走过去,问道:“远伯,有没有收获?”

远伯笑道:“也不知道是怎么的,鱼儿总是不上钩。”

秦飞扬道:“那就别钓了,我去把昨晚带回来的那头黑牛熏干,够我们吃一段时间。”

“不用,你去忙你自己的吧!”

远伯笑了笑,转头看了眼秦飞扬,问道:“飞扬,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没有。”

秦飞扬摇头。

远伯道:“傻小子,远伯看着你长大,你有什么事,能瞒得过远伯吗?”

秦飞扬捎了捎脑袋,把林依依一事,简单明朗的说了遍。

远伯沉默片刻,笑道:“这件事,远伯不插嘴,你自己看着办,远伯只说一句,凡事不能光看表面。”

秦飞扬道:“远伯意思是,林依依有苦衷?”

“这个,远伯不知道,要你自己去判断,去发现。”

远伯头也不回的笑道。

有些东西,不能直接点透,需要秦飞扬慢慢去琢磨,否则就会产生依赖心。

秦飞扬沉吟少许,深深的吸了口气。

不管做什么,都需要强大的实力。

所以与其在这瞎猜,还不如让自己尽快强大起来。

秦飞扬正想闭关,但转身才想起,小木楼已经被烧成灰烬。

他扫了眼那片废墟,疑惑道:“远伯,怎么不重建木楼?”

远伯笑道:“没必要,因为不久后,你就会离开铁牛镇。”

“离开?”

秦飞扬一愣。

远伯没有解释,笑道:“想要修炼的话,你随便找个地方,飞扬,还有两天就是你十五岁的生日,你想要什么礼物?”

秦飞扬道:“远伯给我什么,我要什么。”

“呵呵。”

远伯微微一笑,不再吭声,看着湖面上的浮漂,眼中闪烁着莫名的精光。

秦飞扬也坐在一旁,低语:“这次,我要一次性冲击到九星武者。”

他取出二十枚淬体丹,一口气全部服下。

磅礴的能量,几乎快要把他的肉身,撑爆!

……

傍晚时分。

黑魔寨被烧的消息,在铁牛镇疯传开来。

但除开震惊外,人们最多的还是喜悦。

甚至还有人敲锣打鼓,放鞭炮庆祝。

黑魔寨在这一带,早已臭名昭彰,人人厌恶,但因为黑魔寨实力太强,没人去敢动他们。

这下被一把火烧光,简直大快人心。

丹殿。

马红梅正斜靠在一张座椅上面,闭目养伤。

咚咚!

一阵敲门声响起。

“进来。”

马红梅道,睁开双眼。

房门打开,一个十五六岁的黑衣少年,急匆匆的跑到马红梅身前,低声咕哝几句。

“什么?这消息可属实?”

马红梅赫然起身,脸上尽是难以置信。

黑衣少年点头道:“镇子已经疯传开,据说是几个猎人,下午去黑魔寨附近打猎的时候发现的,所有的东西,都被烧成了灰烬。”

马红梅问道:“黑魔寨的人呢?”

黑衣少年摇头。

“怎么会这样,黑魔寨拥有两大武师,并且四周遍地是陷阱,即使是我,也不敢强闯……”

马红梅低语,目光闪烁间,吩咐道:“鲍川,你马上去黑魔寨查查,看看有没有活口。”

“弟子这就去。”

鲍川说完,便转身离去。

“不用去。”

但就在这时。

一道沙哑的声音响起。

紧随着。

一个身穿黑衣的老人,步履蹒跚的走进大殿,老脸一片煞白,小腹上有一条刀伤,正渗着血液!

“向五!”

马红梅身体一颤,急忙道:“鲍川,赶紧扶着他!”

鲍川跑上去,搀着黑衣老人,坐在一张座椅上。

马红梅大步走到黑衣老人身前,取出一枚疗伤丹,让鲍川为其服下。

等黑衣老人服下疗伤丹后,马红梅就急迫的问道:“向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秦飞扬……”

“他和一头白狼……在半夜的时候,潜入黑魔寨,杀了所有人……”

“寨主也死在了他们的手上……”

黑衣老人断断续续道。

“什么?”

“怎么可能?”

马红梅师徒勃然变色。

“千正万确!”

黑衣老人一字一顿道,老眼中装满怨毒。

马红梅目瞪口呆,不可思议到极点。

鲍川问道:“师尊,你说这个秦飞扬,平时是不是在装模作样?”

马红梅摇头道:“不可能,这五年来,他无数次前来丹殿,寻求洗髓丹,所以我非常了解他,绝对不是装出来的,只有一个解释,他的病已经根除!”

“连黑魔寨都敢烧,师尊,此人绝对不能留!”

鲍川目中杀机闪烁。

这点,马红梅自然比谁都清楚。

只要秦飞扬崛起,早晚会对她下手!

“你立刻带人前去,把他的头颅,给我带回来!”

马红梅吩咐道。

“是!”

鲍川躬身应道。

“等等。”

黑衣老人伸手阻止,阴冷一笑:“我有一个办法,不用马长老亲自出面,也能解决掉秦飞扬。”

“什么办法?”

马红梅急忙问道。

不用她亲自出面自然最好。

黑衣老人道:“寨主有一个儿子,叫曹浪,早在两年前,便已经进入武殿,据说现在是一星武师。”

“曹浪?”

马红梅愣了愣,诧异道:“此子我也听说过,天赋异禀,极为妖孽,没想到居然会是他的儿子。”

黑衣老人道:“武殿对黑魔寨一向没有好感,所以曹浪的身份一直都隐藏着。”

马红梅恍然大悟,问道:“你想让曹浪去对付他?”

“恩。”

“如果曹浪能杀掉秦飞扬,自然最好,免得我们再动手。”

“但倘若,曹浪反被秦飞扬所杀,我们就把曹浪的死,告诉武殿……”

“到时,武殿殿主一怒,秦飞扬就是有十条命,都不够杀!”

黑衣老人阴笑连连。

“好主意,这样一来,无论曹浪成功与否,对我们都有好处。”

“鲍川,你马上去武殿找曹浪,告诉他父亲的死讯,至于怎么说,应该不用我教你吧!”

马红梅呵呵笑道,话语中充斥着一股刺骨的冷意。

“弟子明白。”

鲍川冷笑不已。

……

深夜。

盘坐在地上的秦飞扬,体内突然冲出一股强大的气势。

八星武者!

他睁开眼,两道璀璨的精光,迸射而出。

“来,吃点东西。”

远伯的声音,随之传进他的耳里。

秦飞扬看去。

旁边五米之处,燃烧着一堆篝火。

远伯正坐在篝火旁,烤着两条大鱼。

“咕噜!”

鱼香扑鼻而来,让他食欲大震。

他起身走过去,坐在远伯旁边,笑道:“两条大鱼,远伯,收获还不错嘛!”

远伯笑道:“只要有耐心,只要能静下心,总会有收获的。”

“耐心……”

“静心……”

秦飞扬沉吟片刻,如醍醐灌顶,点头道:“远伯,我会记住你的话。”

“快吃吧!”

远伯笑了笑,把两条鱼递到秦飞扬面前。

秦飞扬抓住两条鱼,便狼吞虎咽起来。

远伯道:“慢点吃,别被鱼刺卡到。”

秦飞扬又琢磨下这句话,抬头怪异的看着远伯,道:“远伯,我怎么感觉,你现在每说的一句话,都好像隐藏着什么大道理?”

“人生本来就是这样。”

“很多看上去平淡无味的话,或平淡无奇的事物,最后却能带给你一番别样的机遇。”

“所以以后,不管去哪,你都要多听,多看,多想,但不要多嘴。”

“该说的说,不该说的就不说。”

远伯叮嘱。

秦飞扬点头,把这句话,深深的记在了脑海里。

两条鱼,很快就被秦飞扬吃完。

扔掉鱼刺,秦飞扬道:“远伯,我继续修炼,如果你累了就去休息。”

“恩。”

远伯点头。

“秦飞扬,给我滚出来

!”

但在这时。

一道杀气腾腾的怒吼声,从入口处传来。

“恩?”

秦飞扬皱眉,起身看向入口的方向,当即就看到一道黑影,朝这边疾驰而来。

“远伯,我去看看。”

他匆忙的留下一句话,便朝黑影跑去。

一株杨柳下。

两人相遇。

同时停下脚步,隔着三米远,看着对方。

“你是谁?”

秦飞扬疑惑道。

对面,是一个黑衣少年,有十五六左右,身高异于常人,足有一米八五,身躯魁梧,浑身充斥着一股彪悍之气。

但对于此人,秦飞扬没有半点印象。

黑衣少年没有回答,问道:“黑魔寨是你烧的?”

“是我烧的。”

秦飞扬点头。

“纳命来!”

黑衣少年一声大吼,欺身上前,一掌拍向秦飞扬。

掌心。

竟有真气涌现!

“武师!”

秦飞扬勃然变色,急忙一步横跨而出,险之又险的躲过那一掌,喝道:“能不能先说清楚再动手!”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今天不把你碎尸万段,我誓不罢休!”

黑衣少年怒发冲冠,犹如一头发狂的野兽,疯狂的扑向秦飞扬。

秦飞扬连忙暴退,思维也高速运转起来。

黑魔寨……

杀父之仇……

难道此人……

他眸中精光一闪,道:“你是不是叫曹浪?”

“恩?”

黑衣少年皱眉,停下脚步,看着秦飞扬道:“你怎么知道?”

“果然是他!”

秦飞扬心中一凛,道:“你父亲亲口告诉我的,我当然知道。”

铜川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包头妇科医院哪家好
鸡西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铜川白癜风治疗费用
包头好的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