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对话Roadstar投资人一家自动驾驶公

发布时间:2019-08-15 12:16:38
对话Roadstar投资人:一家自动驾驶公司之死(二) 6、衡量担任代理 CEO :去年 9 月之后,为什么会提议让衡量来做 CEO?周光有没有想过自己做 CEO,为什么最后还是选了衡量? 投资人代表 2:我们从头到尾,至少在 1 月 21 号之前,我们都希望 3 个创始人内部协商解决问题。我们甚至多次,应该说非常多次,投资人坐在一起,从全国各地甚至从世界各地飞过来,把他们三个人聚到一起,希望他们冰释前嫌,放下个人恩怨跟矛盾,将公司往前推进。 因为只有这样,对他们、对公司员工、对资本方,才是共赢的结果。这是我们进行了无数次努力在做的事情。 所以,在佟显乔下来之后,我们也从来没有想过立刻派一个人进来。我们还是希望,内部能解决的问题,不到最后,不通过外部力量解决。 这时候我们选择了衡量,实际上也是衡量先毛遂自荐。从当时的角度看,我们还是想通过内部解决,没有考虑过外部,我们就答应了衡量这个诉求。 :周光在这期间有自荐过吗? 投资人代表 2:周光也表达过这样的想法。客观说,衡量表达在前面,周光更多是在后期。发现衡量这方面能力比较弱,周光才表达的。一开始周光并没有太多这方面的想法。 :董事会上决定衡量来做 CEO,有做过一些比较慎重的考虑?还是说他提了这个意见,就让他做 CEO,有没有从能力和经验上考虑到他适不适合做一个初创公司的 CEO ? 投资人代表 2:第一,我们一直寻求内部解决。 第二,在衡量毛遂自荐之后,我们当时分析了他的简历,至少从简历来看,他更年长,工作过的科技公司更多。我们认为他可以去尝试一下。 当时任命衡量的时候,是前 3 个月代理 CEO,我们也是想通过先让以他代理的形式,来逐步看看他有没有这个能力,这也是一个测试的过程。 :前 3 个月指去年 9 月到 12 月期间吗? 投资人代表 2:可以是这么一个代理的过程。如果代的不错,那扶正嘛,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对不对? :衡量在做代理 CEO 期间,你们包括一些投资人、股东和董事会的人,或者公司层面的人,对他所做的事情满意吗?或者比佟显乔更好? 投资人代表 2:我们一直期待的是满意。说句实在话,作为投资机构,我们投这么多大量资金进来,一定特别希望他好的。 :从你们了解的,衡量包括他在做 CTO 的时候有哪些不作为或者说他在做 CEO 的时候有哪些你们觉得不太满意的地方? 投资人 A:细节我就不多讲了。他做 CTO 时期,后来大部分工作都是由周光在管,那些人大部分都是跟着周光的。我们曾经对一些员工做过访谈,这个肯定是很客观的。 衡量做 CEO 之后,当时佟显乔和那小川招了那些 PR、GR、BD 负责人,都是一些可能我们觉得不是最合适的人。 新的 CEO 上台,首先应该要代表投资人把佟显乔、那小川的事情处理好。他完全没有能力去处理佟显乔和那小川的补偿退出的方案;以及把他们(佟、那)当时任人唯亲的人开出。这些他都没有做到。 技术那边,他没有影响力。技术那边的人也都不向着他,而是向着周光。所以,衡量在公司里面没有任何信服力。3 个月后实在看不下去了,(投资人)就认为衡量缺乏做 CEO 的能力。 :但当时把衡量推到那个位置,像投资人或者说股东这边有没有义务去帮助他,让他有学习这种管理能力或者引导他去让公司走向正轨? 投资人 A:我觉得每个人都有他的学习曲线。学习能力强的人在两三个月之内就能上手,但衡量显然不具备这样的能力。 你和他交流了之后就能发现,这个人非常(柔)软也有一点优柔寡断,不是很 tough。尤其是这种内部乱,有派系的情况下,(发现)衡量根本处理不了。 :还听到一个消息:在 Roadstar 内部,周光让他手下的人帮忙写推荐信,推选周光当 CEO,这个事情你们有知情吗? 投资人 A:这个事情我从衡量那里听到过,但我没有去核实。我们觉得,不管周光是不是做过这个举动,从那个时间点上来讲,衡量作为一个 CEO,他没有能力带公司往前走了。 所以这个时候(周光提出当 CEO)我们也能理解。 :经过在这样的事情之后,其实你们还是倾向于在外部去引入一个 CEO,不是再从团队里面让他们去推选一个这样的人当 CEO。 投资人 A:对。首先投资人是完全放弃衡量、佟显乔和那小川的,这三个人完全被投资人放弃。 现在所有投资人,已经站到他们的对立,投资人不断给他们警告,告诉他们现在要启动所有法律手段,保留追究他们所有的法律。所以,这几个人不可能是投资人的选择。那接下来我们要做的事情,是通过法律手段去重新重组这个公司,重组公司的过程当中什么可能性都有。 其实外部 CEO 是一个选择,但是内部来看目前又没有特别好的人选,周光是一个非常好的技术,但不可能让一个 CTO 去接 CEO(的位置),或者说让一个技术人去承担非技术的(工作)。 :当时你们也想在寻求外部 CEO。我们也听到一些版本。陈昱也想入局 Roadstar,他可能在这里面是最活跃的。 投资人代表 2:我们有一个原则,包括高爽进场在内,我们在那个时间点,从来没有考虑过任何一家投资机构的任何一个人,作为长期的主导者进入公司。 :听说王劲也要当 CEO? 投资人 B:我们是和王劲聊过。Roadstar 投资方希望王劲以投资人的身份进来,去帮公司做一些 PR、GR 和资源方面的整合。 王劲的长处在于整合资源,无非是政府资源,搭团队。如果王劲以某种形式进来合作,找个 COO 配合就好。我们有个天使投资人也想进来做 COO(注:高爽),他管得蛮好的。王劲是更加高层次的作用,搞定一些合作关系,拿下一些单子。这点很重要。 当时的想法是,如果王劲以某种形式和周光合作,这个组合就很强大:又有技术 ,又能搞定政府关系,车厂关系。王劲还是一汽的首席技术顾问。 :背景和表达方式和让一些人喜欢他。 投资人 B:王劲和周光也聊了不少。毕竟周光也是一个小天才,绝大多数人是不服的,王劲(他)还是佩服的。要找个合作的人,还得周光佩服的人。 (注:大年初四,王劲来深圳挖人,佟、衡愿意成建制归顺,与投资人谈,投资人希望以不低于 4 亿人民币的价格与中智行合并,因价格问题,王劲最后作罢。) 7、董事会委派投资人进入 Roadstar:高爽(注:Roadstar 天使轮投资人)当时为什么会在 12 月份进入 Roadstar 担任运营 VP,你们当时是怎么考虑的? 投资人代表 1:当时公司已经出现了重大问题,创始人之间的不协调。作为投资人,我们仍然是抱着一个帮助他们的心态来协调公司运营,不让公司停摆。 同时在这样一个情况下,我们也难说去外面临时找一个值得认可的人进来,这也不现实。所以,那时候我们协商派一个投资人代表进入公司,帮助公司运营。同时我们也能对任何情况的发生,能做更快的反应。在这样一个情况下,我们推举了高爽入场。 :有人讲,当时高爽进场的时候,衡量是不同意的,这是什么情况? 投资人代表 2:我们还是那句话,我们做任何一个决定,包括让高爽介入,以及后面试图委派一个职业经理人这种形式的 CEO 进场,都是和这些创始人进行过沟通,并且他们同意的。 :这些事情是在达成共识的前提下,才往下推进的? 投资人代表 2:对。我们投资机构做这件事情之前,全部都是严格按照投资协议的契约精神来做,在投资协议规定以外的一些事情上,我们全部和创始人进行了沟通,并且是征求了他们的同意。 我们给这个公司极大的支持,即使在 2 月仲裁之前,甚至在 1 月 21 号爆发了这个事情之后,我们没有断过他们的资金。公司里所有人的年终工资、年终奖、日常开销,我们都没有断过。 (公众号:):我也看了聘用合同(注:Roadstar 与高爽的聘用合作),高爽全职在深圳工作? 投资人代表 1:最早也是想进场过渡,公司全部恢复正常运行以后,肯定会离开嘛,这是那时候的一个想法。所以高爽进场以后,的确帮助公司解决了相当一部分问题。作为投资人的代表,这是我们一个正确的决定。 :他进场之后,12 月 16 日到 1 月 21 日期间做了哪些你们觉得对 Roadstar 有帮助的事情? 投资人代表 2:高爽当时负责向董事会直接汇报。他作为投资人代表进入 Roadstar,之前发生的一些事情(佟显乔和那小川事情)后,我们当时考虑如果再让周光当 CEO,客观讲,有点过家家了,一个不行第二个来,有点过家家。 我们投资人要保证对投资项目、员工的高度负责。当时员工也会感觉,你们总是不停地换,是不是最终能换到合适的人?在这样的情况下让高爽进入,相对来说是一个过渡。当时跟高爽说的时候,也是说 3 个月时间。 第一,过渡。公司首先不要停摆,技术和项目继续往前推。 第二,我们也在与衡量和周光两人商量,而不是直接委派人。我们当时是寻求一位外部 CEO 入场。刚开始的时候,类似一个职业经理人的状态进入,甚至这个职业经理人不直接持股,想多种方案来保护这 3 个创始人。 当时,佟显乔相对来说与管理层渐行渐远,投资人跟衡量和周光商量这种可行性,在他们两个都明确回复「可以、同意」的情况下,后期佟显乔也是明确回复「可以、同意」,这时候我们在外部寻求人选。 我们希望通过 3 个月时间可以寻到这么一个人。客观来讲,我们也是到处找,也没有确定哪个是合适的人。但到了 1 月 21 号,从去年 12 月到今年 1 月已经 1 个月了,然后这个事情的矛盾就爆发了。 所以,我们做得每一件事情,我再重申一下,所有投资人做的每一件事情,没有任何的指派、强压,全部都是通过协商,在投资协议框架范围内,全部按照契约精神程序往下走的。 毕竟投资协议不可能规定得这么细,有些事情,在投资协定没有约定的情况下,永远都是跟三个创始人进行方案的预沟通、协商,然后征求他们同意之后,我们才进行的。 8、1 月 21 日「罢免」周光:1 月 21 号周光带团队在日本,衡量和佟显乔发了一个「罢免」周光的公告,你们当时看到是什么反应?他们有没有跟你们讨论过? 投资人代表 2:从来没有。 投资人代表 1:肯定没有。 投资人代表 2:不仅没有,而且这个风声都没有露出来一点。 投资人代表 1:我是看媒体才知道的。 投资人代表 2:每家都是看媒体才知道的。 :当时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会不会觉得这个团队要崩了?Roadstar(内讧)这个事情已经摆到台面上了,对外界公开了。 投资人代表 2:我想应该是大家都有同样的感觉,不光是我们这些投资人,可能整个资本圈或者大众,都是同样的反应吧。 投资人代表 1:对。 :那这之后,你们还有做过哪些补救措施?还是觉得之前的努力都起不到什么样的作用? 投资人代表 2:在 1 月 21 号当天下午,我们就委派了在深圳的两家投资机构代表,紧急当天下午去了 Roadstar 公司,问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第二,进行危机处理。能不能先坐下来,大家先聊一聊,然后看看有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法,而不是通过这么极端的方式。从当天下午一直到今天为止,我们都没有放弃跟他们去协商、去谈判。 :你们现在协商谈判的内容是哪些? 投资人代表 2:现在我们不方便透露,因为我们已经进入了仲裁程序,我只能看仲裁的程序与进度来说。 :不存在给衡量和佟显乔机会? 投资人 B:公开撕了怎么给。不公开下面都可以谈。甚至说我们都考虑过内部职位的调整。这比较明显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没有挽留的余地了? 投资人 B:拿到台面上说了,三个人还能回到之前的状态吗?不可能的。反而我们之前想用比较温和的方式解决的幻想被打破了。 :核心能力还在周光身上? 投资人 B:对。仔细研究一下公告,投资人都是集体发声站在周光这边。 9、私自召开董事会:如果真到了通过一些法律手段,那佟显乔真的拿不到任何的补偿,就这样退出了吗? 投资人 A:这是肯定的。你可以看到,他们私自召开董事会,私自改选董事。没有任何投资人同意就去做这些,这是违背投资协议、违背公司章程,所有的这些动作都是违法的。 :私自召开董事会怎么讲? 投资人 A:他们自己开了董事会,没有三方投资董事的出席。他们把周光开除,把周光从董事会上撤下来,换了一个他们自己任命的董事,对外说是董事会的意见。现在说他们有董事席位,这也违背董事会的决议机制。 :是不是有 7 个董事会席位? 投资人 A:管理团队 4 个,投资人 3 个。他们没有权利把周光从董事会撤下来,他们发了封邮件知会投资人,说他们把周光从董事里撤出来了,然后替换成他们自己的董事。这些都是很幼稚的做法。 :但是从行为上来说,他们占了 4 席,投资人这边占了 3 席,那是不是他们的票数比投资人更多? 投资人 A:这是投资人不认可的,你做这样的工作,要开董事会,投资人董事要同意的,不能轻易改选董事。 虽然我们给了管理团队 4 席,但是我们没有说管理团队里面的其中几个人可以随意决定。要有投资人董事同意,才可以把管理团队委派的董事换掉。 :这里面,比如 4 票比 3 票,需要遵循少数服从多数这样的原则? 投资人 A:反正这个操作是违法的,具体的细节我不能再跟你多说。 公司治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投资人在董事会里完全没有权利,就没有投资人要去做董事了。中国所有的创业公司,都会保证让管理团队占多,比如说 5 席董事,其中 3 席是管理团队,2 席是投资人。 但是,投资人从来没有赋予创业团队可以随意在董事会换人的权利。他们在里面随意换人。所有投资协议都会说:必须有投资人董事的出席才能决定某些事项。他们完全不尊重投资协议。 :几次董事会你们都有参与的? 投资人代表 2:投资人董事代表当然要参与,不参与董事会都开不起来,要有投资人董事代表的。 :当时投票你们有参与?因为我知道据说董事会有 7 个投票的席位,你们都在里面。 投资人代表 1:投资人的董事会没有缺席过。 投资人代表 2:这是章程规定了哪一方各有几票,我们还是严格按照契约精神来走的。 10、创始人之间的矛盾在哪里?:你们现在向创始团队提出仲裁,对象是 3 个人,还是其中 2 个人? 投资人代表 2:仲裁信息已经公布出来了,我们以那个为准。 :从你们看来,3 位创始人之间的矛盾在哪里? 投资人代表 2:这是一个非常长的话题,今天就不讨论了,这个说起来可能就没完没了。 :那有没有其中最主要、最核心的一个? 投资人代表 2:我们认为那小川在中间起了很坏的作用。我这方的观点认为, 3 个工程师本质上不是坏人,3 个工程师都是有能力的,否则我们当年不会投,我们的技术尽调也过不去。 但那小川的介入,在中间起到的巨大的破坏性作用,是绝对不能忽视的。 :那小川的口碑不是特别好? 投资人 B:做了很多投资人不可接受的事情。有这么一个人在里面起了不好的作用,让我们的一些谈判变得特别难。后来这两个人(佟显乔、衡量)就被小川策反,公然和所有投资人对抗。 :最早的时候,佟显乔是 CEO,衡量是 CTO,周光是首席科学家。我们听到一个版本,周光想要做 CTO,让衡量来做首席科学家。 投资人代表 2:这些细节性的情况,我们不是很清楚。因为投资机构不在特殊情况下,不会深度介入某家公司的日常性管理。 :这三位创始人,从你们投资到矛盾这个时间点,他们在技术上的表现如何? 投资人代表 2:从投资机构角度,我们投的是一个团队,是一个整体。这种行业不能说是某一个人强,我们就投那一个人。 刚开始的时候,这个整体应该是三人各司其职,各方面做得也非常不错。因为这些工程师比较单纯,相对来说,社会经验不足,到后期那小川的介入之后,在中间的一些的行为,包括对佟显乔个人的影响,导致他们选择了不同的路线。 投资人代表 1:从技术上,我觉得公司在行业里的影响力,包括同行或者车厂也好,对他们的认可大家可以去调查。我个人来说,在他们一致的时候,这个公司的技术是非常优异的。 :刚刚有一个投资人代表说到,最大的一个矛盾推动者是那小川。就你的观察来看,那小川在这里面所要获取的最大利益动机是什么?像外界说的,要获取衡量的那部分股权份额,还是怎么样的? 投资人代表 2:我不好评论,你可以问问他之前一些雇主对他的评价,可能会对他这个人有更多的了解。我指在 Roadstar 之前的雇主对他的一些评价。 :关于佟显乔和那小川的方案,我们也了解到一些。最终没有谈拢,是他们对于你们给的价格不满意? 投资人代表 2:是,核心是价格不满意。 :他们想要的价格你们能接受吗? 投资人代表 2:我已经说了,在我们投资机构能够接受的范围内,我们给出了最大诚意。客观来说,已经远远超过了公允价格。我们已经给出了最大的诚意。 : 对话Roadstar投资人:一家自动驾驶公司之死(一) 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特效通经活络中药
急性腹泻的饮食调理
肠胃着凉多久能好
肠胃着凉吃什么药效果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